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依法行政 > 依法行政其他内容

行政复议决定书

发布时间:2019-09-26 08:58  来源: 县司法局   

行政复议决定书

 

横政复决字〔2019〕XX号

 

申请人:丁XX,男,汉族,出生日期:19XX年X月XX日,公民身份号码:45212219XXXXXXXXXX,住址:广西横县XX镇XX村委XX村XX号。

被申请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住所地:横县百合镇政和街39号

法定代表人:甘雷,职务:镇长

第三人:丁XX,男,汉族,出生日期:19XX年X月X日,公民身份号码:45212219XXXXXXXXXX,住址:广西横县XX镇XX村委XX村XX号。

申请人丁XX因不服被申请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于2018年10月19日作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政发〔2018〕XXX号),向本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依法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

一、请求复议机关撤销被申请人于2018年10月19日作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百政发〔2018〕XXX号)。

二、请求复议机关依法确认申请人丁XX与丁XX旧宅地使用权归申请人丁XX所有。

申请人称:

1.申请人的曾祖父丁XX生育有三个儿子:长子丁XX、次子丁XX、三子丁XX,其中丁XX生育有四个儿子:长子丁XX(即申请人父亲,已故),次子丁XX(即丁XX的父亲)、三子丁XX(已故)、四子丁XX(已故)。因祖父丁XX没有生育,且从1957年开始丧失劳动能力,成为孤寡老人,需要照顾,经亲人商定便由申请人的父亲丁XX按农村习俗过继给祖父丁XX,由丁XX负责照顾丁XX的一切生活。申请人的父亲丁XX一家原属XX村第八生产队,1962年转到XX村第五生产队(即秤谷郡),丁XX也跟随丁XX转到XX村第五生产队,现在XX村八队很多老人都知道申请人的父亲丁XX过继照顾祖父丁XX,直至1988年去世,所有生养死葬的一切费用均由丁XX一方负责。现争议园地原是丁XX(丁XX、丁XX的父亲,已故)管理使用,1974年丁XX为了建房,需要扩大面积,便与申请人的祖父丁XX商量,双方同意互换旧宅地,由丁XX将现争议园地转交丁XX管理使用,丁XX将自己管理使用的一块旧宅地(即现丁XX、丁XX居住的宅基地的一部分土地)转交丁XX管理使用,用于建房。此后,争议园地即归祖父丁XX管理使用。第十七村民小组村民都知道丁XX与丁XX互换旧宅地的事实,并非是丁XX的父亲丁XX与丁XX互换而来,丁XX没有证据证明争议地是丁XX与丁XX互换而来的。1988年祖父丁XX去世后,按照谁抚养谁受益的原则,其管理使用的争议园地理所当然应归申请人的父亲丁XX管理使用。

另外,处理决定书称“第十七村民小组(称谷郡)在安排居民住宅地时,分老点和新点,并规定得老不得新(即只能得一处当时分配的土地),老点即现双方争议土地的老宅地一带,新点即现称谷郡文体活动中心所在的小山坡(地名:屋面园)”。更是无稽之谈,完全歪曲历史事实。第十七村民小组从来没有分配宅基地给村民,也不存在分“老点”和“新点”的说法。1981年,原木山村第五生产队分为三个小队(村民小组),其中之一就是第十七村民小组。申请人的祖父丁XX于1988年才去世,试问,人尚健在,不可能瓜分丁XX的宅基地给他人,十七村村民小组是何时将丁XX管理使用的争议园地分配给丁XX?何时将屋面园分配给申请人?参加分配土地的村民又是谁?这些情况处理决定书均没有写有清楚。事实上,屋面园原属于申请人的父亲丁XX、丁XX、丁XX的自留地,后是丁XX与丁XX、丁XX三方协商同意互换自留地,申请人的父亲才得到完整的“屋面园”自留地。第十七村发小组的其他村民卢XX、卢XX、卢XX、丁XX、丁XX、丁XX、丁XX等村民的宅基地也是通过将自己畲地和自留地互换而来的,并非是处理决定书所阐述的第十七村民小组分配给申请人的“新点”宅基地。丁XX在建现在的房屋前几天,申请人曾要求村委会莫XX等干部到XX村家里同丁XX调解上述宅基地情况,调解当中丁XX承认上述宅基地为申请人丁XX所有,并同意划分其现住房的西边或北边由申请人选择,理由是,按农村民习俗,申请人按辈份是大,应住上边或左边,申请人的意见,原来申请人的宅基地在那个方位就是那个方位,多少就是按原来的,不会侵占丁XX宅基地的一分一厘。

2.被申请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书前后矛盾。该处理决定书第1页称“申请人称:争议园地是父亲丁XX与同堂大伯丁XX互换而来”。而处理决定书第2页称“第十七村民小组(称谷郡)在安排居民住宅地时,分老点和新点,并规定得老不得新(即只能得一处当时分配的土地),老点即现双方争议土地的老宅地一带,新点即现称谷郡文体活动中心所在的小山坡(地名:屋面园),经调查发现,被申请人在新点已事实上取得十七村民小组分配的基地,现用来种植按树,申请人是在老点分得宅基地,即现在争议地”。这说明争议园地是互换土地得来的,并非是生产队分配得来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被申请人仍然错误作出“丁XX是在老点分得宅基地,即现在争议地”的结论。

申请人为证明其事实和理由,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1.行政复议申请书;2.个人身份证复印件;3.2018年10月19日被申请人作出的《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政发〔2018〕XXX号)复印件。

被申请人称:

    一、政发〔2018〕XXX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本机关在调处过程中,双方均没有提供书证材料,只是提供几位知情人。据调查,证实XX秤谷郡(第十七村民小组)分配宅基地原则是得老不得新,秤谷郡包括现十五、十六、十七村民小组,原属XX大队第五生产队,后来分为三个生产队,即现十五、十六、十七村民小组,申请人和丁XX均属十七村民小组。调查还证实申请人在屋面园已取得新点宅基地,现用来种植桉树,面积约700平方米。多名知情人还证实争议地属丁XX父亲丁XX管理使用了几十年,至2015年2月止无争议,所在生产队(村民小组)亦无意见。

    二、政发〔2018〕XXX号处理决定适用依据正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第三款:农村村民住宅用地,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核,由县级人民政府批准;其中,涉及占用农用地的,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办理审批手续。《广西壮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办法》第四十四条:农村村民建住宅使用集体土地的,由经营管理集体土地的村民小组、村民委员会或者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讨论同意,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核后,报设区的市、县(市)人民政府批准。涉及占用农用地的,应当先依照本办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均规定:农村居民的宅基地由所在集体安排,申请人主张以继承方式取得宅基地使用权无法律依据。

    三、政发〔2018〕XXX号处理决定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收到当事人调处申请后,本机关即成立由政府干部、司法所人员、国土所人员组成的调处小组开展工作,进行了现场勘验,知情人调查等工作,调查终结后又组织当事人进行了两次调解,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后才根据调查掌握的事实,依据有关法律法规作出了处理决定。作出处理决定后,本机关仍没有放弃调解,调处小组继续找当事人协商,希望双方达成一致,达到双赢,但因双方均没有新的调解方案,只能再次告知当人依法维权。

    综上所述,本机关依法依规处理纠纷,工作细致,耐心调解,充分利用职权,恳望县人民政府充分调查了解,维持政发〔2018〕XXX号处理决定书。

被申请人为证明其行政行为合法,提供了以下证据:1.丁XX答辩书;2. 丁XX答辩书(补充一);3.纠纷地范围草图;4.纠纷地现场勘验笔录;5.调查笔录;6.会议签到簿;7.调解笔录;8卫星照片图;9.村委证明10.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百政发〔2018〕XXX号)11.法律条文。

第三人答复称:第三人认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作出的《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政发〔2018〕XXX号)将申请人与第三人争议的337.82平方米集体土地使用权确认为丁XX所有。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得当、程序合法、处理正确,请求横县人民政府依法维持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作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政发〔2018〕XXX号)的处理决定,驳回申请人丁XX行政复议申请。

一、申请人按照谁抚养谁受益原则争议该旧宅与事实不符,以继承方式主张该旧宅地使用权无法律依据。

1、丁XX并非申请人丁XX祖父,而是丁XX、立X、立X、立X、立X、立X、立X、立X、立X、9人的族伯祖。论继承人,族兄弟未有明确过由谁继丁XX,丁XX也没有口头或遗嘱由谁继承他的遗产。

2、丁XX所有生养死葬的一切费用也不是申请人父亲丁XX一方负责,而是由丁XX、丁XX、丁XX三份负担(因丁XX未成家不需负担),丁XX去世后遗物也按三份处理,根本不存在申请人称由其父亲丁XX一方负责丁XX生养死葬一切费用的事实。

3、该旧宅地是第17村民小组(原5队)明确由丁XX、丁XX两户作为建房用地,丁XX、丁XX从1972年起至今长期管理使用,丁XX生前和申请人也从未管理使用过该旧宅,43年来第17村民小组(原5队)对丁XX、丁XX管理使用该旧宅地从无任何意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62条:农村村民一户只有一处宅基地……第8条:宅基地不属于公民个人合法财产,不发生继承之规定,申请人应无权争议该旧宅地使用权。

二、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中称:百合镇人民政府处理决定,完全歪曲历史事实,第17村民小组从来没有分配宅地给村民,也不存在分“老点”和“新点”的说法。申请人之称不仅否定第17村民小组(原5队)分配宅地的历史事实,而且对百合镇人民政府2016年9月29日组织双方调解,申请人胞弟丁XX在调解会议上自述:生产队分宅地是得老不得新,得新不得老……出尔反尔。况且事实上申请人三兄弟在旧宅地已使用400多平方米建设了两幢楼房、一幢平房,又分得屋面园面积约700平方米新宅地,现申请人还在未使用的新宅地种上速丰桉树。申请人又怎么称得百合镇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完全歪曲历史事实,第17村小组从来没有分配宅基地给村民,也不存在分“老点”和“新点”的说法反之,可以充分证明百合镇人民政府作出的处理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第三人为证明其拥有土地使用权,提供了以下证据:丁XX的居民身份证。

经审查明:

申请人丁XX与第三人丁XX争议使用权的土地,位于横县XX镇XX村委XX村,坐落在谢植立房屋南面,面积337.82平方米,具体四至范围与《横县XX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政发〔2018〕XXX号)附图所示一致。百合镇人民政府调处人员于2015年4月15日进行现场勘验,进行了相应的调查。但现有证据材料不能证明争议地为旧宅基地,不能充分证明第三人何时取得该争议地的使用权,仅能证明争议地现为第三人正在使用。被申请人经立案调查,并经调解未果后,于2018年10月19日作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百政发〔2018〕XXX号),将争议地确权给丁立山使用。申请人收到《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政发〔2018〕XXX号)处理决定后不服,向本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本机关认为:

申请人与第三人争议的土地,属于横县百合镇XX村委XX村第17村民小组所有,双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已经取得该争议地的土地使用权或承包经营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涉及村民利益的下列事项,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四)土地承包经营方案; (六)宅基地的使用方案; (九)村民会议认为应当由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涉及村民利益的其他事项。法律对讨论决定村集体经济组织财产和成员权益的事项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对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宅基地的使用方案,应由村民自己决定,被申请人作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政发〔2018〕XXX号)侵犯了村民的自治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 “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其宅基地面积不得超过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标准。农村村民建住宅,应当符合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尽量使用原有的宅基地和村内空闲地。农村村民住宅用地,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核,由县级人民政府批准;其中,涉及占用农用地的,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办理审批手续。”由此可见,宅基地按照一定程序申请,由县级人民政府批准,才能成为宅基地。被申请人在职能部门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将争议地定义为宅基地,依法无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一)公民的收入;(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的规定,遗产中只包括公民房屋,并不包括宅基地,申请人主张继承宅基地不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不支持。

综上,被申请人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在本案中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本机关作出如下复议决定:

撤销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作出的《横县百合镇人民政府关于丁XX和丁XX旧宅地权属纠纷处理决定书》(百政发﹝2018﹞XXX号)具体行政行为。

    当事人对本复议决定如有不服,可在接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9年X月XX日

 

 

 

 

抄送:县委办公室。

        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县政协办公室,县法院,县检察院。

  横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2019年X月XX日印发